今天是:
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意见邮箱

龙江新闻网
理论 | 讲坛 热点 招商 | 项目 政策 社会 | 法治 民生 生活 | 时尚 健康 农业
龙江 | 要闻 专题 城建 | 旅游 交通 文化 | 科普 教育 原创 | 摄影 写作 历史

资料整理中...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-> 文化龙江 -> 作品赏析 -> 雨夜——董棋硕
详细信息
  • 名称: 雨夜——董棋硕

  要像往常一样,傍晚,我该去补课了,但我始终迈不开步。也不知我是被这头顶黑压压的乌云给吓坏了,还是被这暴风雨前的怒吼给吹破了胆,反正我是没打算去补课。可是母亲的性格我又是知道的,她从不允许我在学习上有一点怠慢的地方,更不允许我无缘无故耽误课,这个规矩是从我上学起就定下来的,我也从来没有违背过母亲的意愿,更不敢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。在我百般犹豫中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。在厨房洗碗的母亲看到我磨磨蹭蹭的,就问我:“怎么还没走,想让老师等你呀?”“我......妈,今天天阴的厉害,可能一会儿有大雨,我今天能不能不去补课了?”原本略带开玩笑口吻的母亲脸色顿时变了,“什么,不去补课?没病没灾的为啥不去?”“就这一次还不行么?我这不也是怕你去接我还得挨浇么!”看母亲丝毫没有让步的打算,我立刻改成了乞求的语气。可是母亲还没等听我说完就把我推出了门外,“今天没雨,我也不怕浇,别想偷懒,快走!”砰!门被母亲狠狠地关上了。望着昏暗的天,我的心顿时像提前被雨浇过,凉透了!我从未觉得母亲这么不尽人情,顶着偏要灌进我衣服里的风,含着直在我眼睛里打转的眼泪,我拉紧了外套,迈开了步子,走向补课老师家。
  正如我所料,我刚一到补课老师家,外面就下起了瓢泼大雨。虽然心情不好,可还是把心投入到了学习中,两个小时眨眼就过去了。刚才的不愉快也随着窗外风力的减弱而消散,反倒是没带雨具让我犯起了愁。推开补课老师家的门,我慢吞吞地走下了楼,站在楼道口四处张望着,想等雨停了再走。回想起刚刚在家的一幕幕,我想,母亲是不会来接我了。夹带着寒风刮来的雨点打湿了我的眼镜,在我擦眼镜的时候,来往的人群中有一个矮个子的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,她穿了一件很长的、几乎都要拖拉到小腿的长风衣,还打了把很大的雨伞,在人群中左穿右挤的。由于雨伞太大,她不得不用两只手擎着雨伞,突如其来的一阵阵风总是使她措手不及,每当她被风吹得左右晃动的时候,都会引起我一阵窃笑。当她快要走近我时,我的眼镜也擦好了,我抬头一看,天哪!怎么会是我的母亲?刚才的窃笑瞬间转化成了惊讶的表情。“天冷,快穿上!”还没等我回过神,母亲就把她身上那长长的风衣披在了我的身上,母亲略带木讷的表情仿佛诉说着“抱歉”二字。“妈!”此时,我深深感到对不起工作和事业都令人竖指、虽身体不好,但十几年对我无微不至的呵护与关爱的母亲了。我猛地搂住了比我矮一头多的母亲,紧紧地拥着她,就像小时她这样拥着我一样。母亲抬起头,那含泪的目光,让我心隐隐地痛着。
  很奇怪,走在回家的路上,从小就怕雷电的我,不再觉得那晚的暴风雨可怕了;那个夜晚,也在我怀里妈妈头顶扎眼的白发闪耀下,不再黑暗。那夜的雨少有的大,回到家,我们娘俩的外衣几乎都湿透了,但注入我身体的那股暖流一直温暖着那晚以后的每一天……

没有相关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