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意见邮箱

龙江新闻网
理论 | 讲坛 热点 招商 | 项目 政策 社会 | 法治 民生 生活 | 时尚 健康 农业
龙江 | 要闻 专题 城建 | 旅游 交通 文化 | 科普 教育 原创 | 摄影 写作 历史

资料整理中...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详细信息
  • 名称: 雪情——商士龙

  一觉醒来,屋内白的晃眼,以为天亮了。打开枕边手机一看时间,刚到后半夜2点钟。撩开窗帘,满眼“千树万树梨花开,飘飘洒洒落下来”,原来是雪闹的。睡不着了,索性把窗帘拉开,凝目“漫踪江野,蝶舞飞扬一片白。” 雪的故事不由扑面而来。
  记得70年代秋冬交季,全国储备系统在我们北方小城举办汽训班,学员来自全国各地。那年赶上下大雪,来自昆明和云南的几位学员,五更半夜屋里屋外的跑,把我们都惊醒了,一问,说是看雪,打小听说过雪,从未见过,一帮人高兴地冒雪狂欢,让我忍俊不止。没见过雪的感到新奇,年年和雪打交道的人讲的就是感情了
  古往今来,痴情于雪的文人学士很多。比较有名的张岱藏雪。诗曰“都道天安积圣雪,可呼张岱一藏坛。来春月下花香里,独品雪茶听杜鹃。”张岱(1597-1684年),明末清初人,散文家、史学家,诗意是精于茶道的张岱,把冬雪储藏在坛中,待来年用雪水以作烹茶。这用隔年的雪水烹茶能好喝的什么程度?百度搜索了半天没见结果。不过这份闲情逸致,传咏至今。
  洒脱的是孟浩然踏雪寻梅。孟浩然(689~约740年),襄州襄阳(今属湖北)人,少年好学,酷爱梅花。年四十,游长安,王维私邀入内署,适唐玄宗李隆基至。浩然匿床下,维以实告,玄宗大喜,诏浩然出。玄宗发现其无求仕之心,放他归去。他头戴浩然巾,在风雪中骑驴过灞桥,嚼梅花满口,和雪咽之,寒香沁入心骨,已成为我国古代诗人的佳话。
  最刻苦的是“孙康映雪”晋代孙康因为家贫买不起灯油,读的书还又是借的,到时就得还给人家。曾尝试在月光下读书,但是太暗。有一年冬天大雪后,月光皎洁。他忽然发现书上的字在雪的映照下很清楚,此后,每遇下雪,孙康就坐在雪地里读书,时间长了手脚都长满冻疮,但是通过这种方法学到了很多知识,最后官拜御史大夫。
  网上看,一痴情的某饱学名士,一日见天地白雪茫茫,冰清玉洁。想之红尘过往,官宦小人,龌龊至极,随之杂念俱抛,嘴吟“雪似梅花,梅花似雪,似和不似都奇绝。”乃赤身裸体钻卧雪中,“玉雪为骨冰为魂”,当真为雪殉情,慨然赴死。此学士名字不详,是否属实,姑妄听之。
  雪是纯洁的,冰肌雪肠,冰魂雪魄,这份白洁,亘古不变,叫我们能够抛却诸多杂念;雪是谦虚的,不同夏雨秋风,电闪雷鸣,张牙舞爪。同是来自于高天,雪却飘飘洒洒,无声无息;雪最讲奉献,气温0度以下,玉体横陈,展示高洁。0度以上就化玉肌为春水,滋润万物复生;雪最是情真,年年与大地如期相会,象久别的情人,相互拥紧进入冬眠,任你脚踏轮碾,任你风掀锹铲,是这份生死恋,扯不断,拆不散……。
 

没有相关信息